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孙乐涛的博客

如是我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闰土社交联合创始人,广州逆戟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o. 曾任湘潭大学教师,时代周报首席评论员。业余为媒体撰文,各类文章散见《时代周报》、《南方周末》、《南都周刊》、《21世纪商业评论》等E-mail:letaosun@163.com, qq:737533018

网易考拉推荐

季琦的焦虑,周华健的痛  

2014-02-27 22:28:16|  分类: 财经观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孙乐涛 时代周报2014/2/27

 

引言:

二十年的互联网发展史,产品与企业的生命周期大幅缩短,朝生暮死,旋生旋灭,各领风骚三五年。基业长青,百年老店,用在IT、互联网领域,已成“迂腐”论调。一夜暴富,快,新、极致,管他是不是昙花一现,仿佛已成为互联时代的青年理想。扎克伯格创造了一个这样的神话,而最近一周他190亿美元收购仅有50几名员工的“屌丝公司”WhatsApp,又一次引爆一个超级励志故事。

无论如何,这个时代的疯狂,这个时代的焦虑,都超出了“基业长青”的理解范围。如季琦感慨,在这个时代,“高科技公司的产生和淘汰率实在是太高了”。

“酒店大王”季琦在焦虑,“国民歌王”周华健在焦虑,互联网大亨马化腾也在焦虑。他们的焦虑,原因相同,都来自剧烈的“变”。焦虑,正是这个移动互联时代的时代病。

 

正文:

 

“突然整个工业没有了!一张唱片已经没有销售这个事情,那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样。”整个90年代,周华健都认为,做好歌,卖唱片,是理所当然的事。再过十几年,他就可以像前辈偶像们一样,光靠吃唱片版税就能过上安逸的退休生活。然而,大约从2000年开始,在他40岁以后,几乎一夜之间,唱片业消失了,那曾经看起来天经地义的商业模式消失了,被新技术、被互联网摧毁了。这“世界末日”般的焦虑,让他纠结了许多年:“写不出歌来,真的很痛啊。”

现在回首十几年前唱片业的遭遇,人们恍然明白,那仅仅是开始而已,是誓师,是祭旗,围猎的大网才刚刚撒开。接下来十几年,互联网疯长,新事物与传统产业,攻防,僵持,躁动,伴随着彼此的懵懂无知。直到最近两年,智能手机普及。新世界的轮廓渐渐明朗,旧世界,眼看要轰然倒塌。

智能手机远不仅仅是一部手机,而是一把砸碎旧世界枷锁的铁锤。而破坏,是建设的开始;自由,也往往意味着奴役;大革命,则毫无疑问就是大焦虑。

 

“天道在哪儿呢?”

 

“(经济型连锁酒店)既要好又要便宜,成本稍微高一点,利润就不见了;365天,天天要增大眼睛,不能出啥纰漏……你看别人,沾点互联网的光,换个互联网的新打法,轻轻松松地市值就超越了我们。光从市值上看,是几倍、几十倍的差距。且不说谁笨谁聪明,古话说‘天道酬勤’,难道我们这么辛苦,这么努力,都没啥用吗?天道在哪儿呢?”曾创建三家上市公司的季琦,他近来关于“焦虑”的谈话,备受关注,令人动容。

说起来,季琦其实是中国互联网事业的先行者,1999年,他参与创建携程网。彼时,经济型连锁酒店兴起,其勃兴速度不亚于互联网,季琦转战酒店业。然而十几年后,互联网已呈全面接管社会经济生活之势,而连锁酒店则迅速饱和并显露其传统产业的本质。季琦抱怨OTA(在线旅游中介,如携程、艺龙)每间房挣的钱是自己的两倍多,“这样下去,我们就会沦为挣辛苦钱的帮佣啦!”事实上,这是众多传统行业当下共同的焦虑。如果不建立自己的线上信息服务并使线下生产适应线上模式,如果丧失了线上的“入口”,大家都会沦为互联网企业的“代工”者,利润会越来越微薄。

唱片业、游戏机已被彻底颠覆,传统媒体也大势已去,社会零售业早就大举转网,服务业、金融业互联网化来势凶猛。有专业人士断言,2013年前,互联网瞄准的GDP比重只占10%,而2014年之后这个比例将快速蔓延到40%,甚至60%。马化腾在2013年底的“道农沙龙”演讲中也坦言,互联网以前被视为“新经济”、“虚拟经济”,反正不是主流,“现在就变成好像是主流了”。

对众多面向大众消费者的传统企业来说,旧有的生产模式与渠道正在迅速的失效。改革开放三十年,工业化深入发展已使生产能力大大过剩,产品要想博得消费者的喜爱,必须在精细体验、在品牌文化上下功夫,靠资源与生产上的垄断来赚取高额利润的空间已经极小。更重要的是,互联网的普及使消费者与生产者、渠道商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被消除,渠道垄断也成为不可能。消费者动一下鼠标就可以比价,互相讨论,销售渠道变得前所未有地透明。过去主要靠信息不对称来赚钱的分销商、零售商迅速衰落。在销售、购买关系中,消费者拥有越来越多的主动权、话语权,消费者主权时代来临。

传统时代,渠道很漫长,对消费者来说是个黑箱;而如今,互联网成为渠道,这个渠道不但是透明的,消费者甚至可以同生产者直接互动,渠道缩短到“零距离”。这种变革意味着,大规模的标准化制造、自吹自擂地推广以诱导消费行为的模式,必将衰落,消费者的意志会越来越多地影响产品的创意、设计与制造,缺乏消费者参与的产品将越来越难以与市场需求相匹配。在渠道上,互联网成为入口,成为主要的分销渠道,品牌要在这个入口上建立。如果企业在这个入口、渠道完全丧失主动权,那么不但销售会出现问题,而且苦心经营的品牌也会逐渐被淡化。因为强大的互联网中介机构直接同消费者打交道,他们的品牌会在消费者心目中沉淀,逐渐遮蔽线下实体企业的品牌,使线下实体企业逐渐沦为他们的“代工者”。

在这样一个大变革时代,一个移动互联的铁锤粉碎一切信息壁垒的时代,传统产业尤其是面向大众消费者的企业,其焦虑自不待言。如海尔,在60几岁“高龄”的张瑞敏的带领下,近年来一直在宣传、实践所谓的“去海尔化”,也就是互联网化,消解海尔作为一个传统制造业企业的属性。张瑞敏的说法是,“零距离是我们海尔最核心的竞争力”。“零距离”指的是和用户保持零距离,具体体现在交互生产、C2B定制、“消灭中层”等等方面。零距离就是要在互联网上重建海尔的生产与销售,这是一幅“看上去很美”的愿景。而传统媒体的革新,显然也是要首先实现“零距离”,在零距离的基础上,再去建立新的商业模式。零距离,是新时代的法则。

就连房地产业,也被这种革命的焦虑所感染。王石在最近的演讲中就说,如今,完全不懂房地产的,也可能用一种新的载体、新的方式颠覆房地产业,“如果我是董明珠,你(指雷军)说有能力来颠覆房地产,你来搞房地产销售,我愿意当你的加工厂,你总得有人给你做吧!我愿意当代工者啊,我是主动配合的,你有那个动员力量,我就主动配合你。”近来,万科的团队已在郁亮的带领下走访小米、腾讯了。

 

马化腾:“我老了”

 

大革命即大焦虑。在这个时代,不仅传统产业陷入焦虑,陷入危机,互联网企业,甚至那些巨头们,都同样患上严重的焦虑症。马化腾“道农沙龙”讲演中的话近来经常被谈论:“互联网时代、移动互联网时代,一个企业看似好像牢不可破,其实都有大的危机,稍微把握不住这个趋势的话,其实就非常危险的,之前积累的东西就可能灰飞烟灭了,一旦过了那个坎儿就势不可当了。”“坦白讲,微信这个产品出来,如果说不在腾讯,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话,是在另外一个公司,我们可能现在根本就挡不住。”更形象地是这一段:“我们摸了一千亿美金这个线,其实很恐怖的,如果做得不好,真的能跌到只剩下几个点的市值,几个百分点,是分分钟可能发生的,因为前面就倒下几个,好多都那么倒下的,尸体还温着,还是很吓人的。”

二十年间,TMT领域的弄潮儿,确实给人旋生旋灭、各领风骚三五年的感觉。十几年前如日中天的雅虎,如今彷佛已成为古迹。黑莓,几年前还是政商精英的身份象征,连奥巴马总统都在用,如今,人们已经准备好参加它的葬礼。诺基亚被卖来卖去,市值跌到不到巅峰时期的二十分之一。微软,也早已风头不再。

柯林斯和波拉斯在著名的《基业长青》一书中,精心挑选了191950年前成立的“高瞻远瞩公司”进行范例分析,看它们如何志向远大,永续经营,最终成为长空中的雄鹰。这其中包括惠普、IBM、摩托罗拉等。可如今,在这个“不疯魔不成活”的互联时代,这些企业也在风雨飘摇中。像摩托罗拉移动,十几年前还是享誉全球、备受尊崇的尖端技术之典范,2011年,被作价125亿美元卖给谷歌,一个月前,又被谷歌以29亿美元卖给了联想。

二十年的互联网发展史,产品与企业的生命周期大幅缩短,朝生暮死,疲于奔命。iphone问世前,人们都以为黑莓会成为一家柯林斯们所说的“基业长青”的公司。而如今,历经不断迭代更新的iphone的洗礼,大概也很少有人对iphone作基业长青之想了。百年老店,用在IT、互联网领域,看起来有些迂腐了。

一朝暴富,快,极致,管他是不是昙花一现,仿佛成为互联网时代的青年理想。扎克伯格创造了一个这样的神话,而最近一周他190亿美元收购仅有50几名员工的“屌丝公司”WhatsApp,又一次引爆一个超级励志故事。有网友翻出一年前谷歌洽购WhatsApp时的报道:“WhatsApp的态度很强硬,坚持10亿美元的收购价格”。一年,从10亿变为190亿,扎克伯格出于什么样的理性、恐惧与疯狂做出这样的举动?或许,他是担心WhatsApp落入谷歌手中,Facebook就会变成雅虎,变成黑莓。有这个可能。无论如何,这个时代的疯狂,这个时代的焦虑,都超出了“基业长青”的理解范围,如季琦感慨,在这个时代,“高科技公司的产生和淘汰率实在是太高了”。

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据说这是雷军的信条,当然也被众多“马(云)雷(军)成功学”的信徒奉为圭臬。一个“快”字,也确实道出了这个时代的秘密。慢即悠闲,快则焦虑。工业时代的节奏,是越来越快了,尤其是所谓的“第三次工业革命”即世纪末的信息产业革命之后,快、新、青春、极致、游戏、极客,他们是这个互联时代的主角。

“大家觉得我年轻,但我觉得我很老了”,马化腾说。我老了,这不是矫情,因为“现在有些产品我都看不懂了”,我不知道年轻人喜欢什么,不懂,小孩“比我看得准”。这番话出少年成名的马化腾之口,让人感慨。这个时代,不光是时光催人老,科技、游戏也在催人老,社交工具、快速迭代的新商业模式也在催人老。

大革命,大焦虑。焦虑来自剧烈的“变”。传统事物在剧变,新兴事物也在剧变。焦虑,正是这个移动互联时代的时代病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8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