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孙乐涛的博客

如是我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闰土社交联合创始人,广州逆戟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o. 曾任湘潭大学教师,时代周报首席评论员。业余为媒体撰文,各类文章散见《时代周报》、《南方周末》、《南都周刊》、《21世纪商业评论》等E-mail:letaosun@163.com, qq:737533018

网易考拉推荐

官场风水学的精神病理分析   

2013-08-18 21:25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孙乐涛 时代周报2013/8/16


有官员竟拿着下属的八字找风水师批算,以此作为提拔的依据;还有官员请求风水师施法术以打压竞争对手。这种故事骇人听闻,也正说明滋养“王林”们的土壤是多么深厚。

曾国藩曾自述对风水“不以为然”,他说其先人的墓地曾被指为凶地,但子孙兴隆发达,可见“福人自葬福地,绝非可以人力参预其间”。

中国人风水意识特别发达,并在几千年的时间里发展出一门独特的风水学,主要是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悠久的农业文明,与土地、自然环境的关系最紧密,“风”、“水”这些自然因素对中国人生活的影响更强大。

中国“风水”起源于趋利避害的素朴生活经验,没有进化成科学,却演变成一种方术,主要在于它不讲实验证据与逻辑推理——这是科学的方法,而是以关联思维即联想与类比来建构其体系。以联想与类比来提出证据、建构体系,正是巫术的基本特征。

像门口摆放石狮子以抵挡“煞气”,胡建学修建“岱湖桥”取其谐音“带胡”,就是典型的联想与类比思维。

 

 

正文:

  

近十几年来,“风水”这个古老的行业仿佛实现了“复兴”,不论是“民间风水学”还是“官场风水学”都日益兴隆。早在2006年,国家行政学院一项针对900名县处级官员的调查报告就显示,相信风水的官员接近三成。《求是》杂志曾对这种“不信马列信鬼神”不良现象提出尖锐批评。

近来,随着 “王林大师”的倒掉,“官场风水学”的问题再次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。新华社记者走访发现,各地政府机关场所“风水球”随处可见,石狮子成群结队,“转运石”比比皆是。各种有关官场风水的荒唐故事,如“岱湖桥”、“仕高山”、“马上湖”等等成为坊间笑料。这种“花公家的钱,请自家的神”的行为,也成为腐败的滋生地。《人民日报》近期文章也指出,楼堂馆所易于停建,但楼堂馆所中包藏的风水思想,却是短时间难以叫停的,也是需要重点解决的。

  

风水学在当代东亚社会的兴起的原因

 

“风水”短时间难以叫停,是因为它是一种具有深厚传统的思想问题、思维方式问题。近年来风水盛行当然不是官场独有的现象,这只是整个社会风水文化兴起的一个面相,只是因为它出现在信仰唯物主义的党员干部身上,并与腐败问题相关联,所以显得特别刺目。

事实上,不只是大陆,东亚社会,如韩国、台湾、香港,近几十年来经济发展、“脱贫致富”之后,风水文化都是大举复兴,甚至前所未有地发达。尤其是香港,风水文化之盛,以至让外国公司都入乡随俗,如迪斯尼乐园建园时就根据风水师的意见,修改入口大门与码头人行道的方位,以确保聚集乐园内的财气,不至流入大海。韩国的一些组织近年来则力推风水“申遗”,搞得轰轰烈烈。

当代东亚社会风水文化的兴盛,与这些地区市民文化的兴起密切相关。

风水文化在东亚社会源远流长。它本是一种属于阴阳家、道家系统的方术,起源于先秦时代,2000多年时间里对老百姓的思维方式、生活方式影响很深,成为一种重要的民俗文化。但在这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尤其是宋明以来士大夫文化高度成熟的时代,风水作为一种方术、巫术,是一直被主流文化传统所排斥、抑制的。

儒家文化早在孔子那里就有不语“怪力乱神”的要求,按马克斯·韦伯的说法,就是“理性化”程度比较高,祛除巫魅的程度比较高。汉代儒家如董仲舒等人受阴阳家思想影响还比较深,大讲天人感应,使汉代的官方政治到民间生活都弥漫着浓厚的巫术色彩。到宋明理学兴起,儒家哲学的理性化程度得到很大提升,以士大夫为代表的精英文化、大传统自觉地与风水等民间巫术文化保持距离,即使有个别士大夫相信,也是私下的事,不登大雅之堂。

明清时期,随着江南市民文化的兴起,风水、占卜、炼丹等民间方术也兴盛一时,在明清小说中有许多关于这些东西的故事。但主流士大夫群体对此多保持相当理性的批判态度,如《镜花缘》的作者李汝珍就说:“况善风水之人,岂无父母,若有好地,何不留为自用?如果一得美地,即能发达,那通晓地理的发达曾有几人?”曾国藩也曾自述对风水“不以为然”,他说其先人的墓地曾被指为凶地,但子孙兴隆发达,可见“福人自葬福地,绝非可以人力参预其间”。

近代以来,西学东渐,东方世界迎来“启蒙运动”,儒家文化圈对民族文化的信心降到最低点,仙、医、命、卜、相之类自然在被摒除之列。而近几十年以来,亚洲四小龙崛起,中国经济改革取得重大成就,东亚国家又重拾民族文化信心。更关键的是,中产阶级壮大,市民文化真正开始形成,民间俗文化获得前所未有大广阔的发展空间,这正是当代东亚社会风水文化复兴的重要原因。而风水文化的泛滥,也正是因为当代东亚社会传统精英文化衰落,社会不够成熟,俗文化缺乏制衡的结果。

总的说来,风水的兴起,有其合理之处,这些东西是市民文化、通俗文化的应有之义:对奇迹、超能力、改变命运的非理性期待根植于人性,采取强力清除这些“迷信”只能适得其反,不但消解了人性与社会的活力与丰富性,而且可能带来更严重的迷信。这些东西需要的是健康的制衡,而不能、也无法消除。

  

风水学符合巫术的基本特征

 

目前来看,在我们社会,风水等巫术文化缺乏制衡,有泛滥之虞。最明显的一点就是,政府中高级官员、富人、各界明星本应是精英文化的代表,是制衡俗文化的力量,然而许多人竟成为风水、巫术的拥趸、倡导者。据《凤凰周刊》披露的一项调查报告,政府官员中相信风水者的比例竟然高过民众中相信风水者的比例,前者近三成,后者为21%

而且,大陆一些出身公立高校、科研机构的学者教授,在大办风水学习班、大发风水财之余,公然鼓吹风水的“科学性”,附会现代科学的内容,把风水说成是一门“结合了地理学、气象学、景观学、生态学、城市建筑学等学科的一种综合的自然科学”,甚至比现代科学还要高深;还有人迎合官方意识形态,鼓吹所谓“科学化、唯物化”的风水,说风水揭示了宇宙的大规律、社会的大法则、人生的大智慧,等等。这些有失学格的说法,混淆视听,欺世惑众,显然加剧了当前价值失落、思想混乱的状况。

事实上,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看,风水是一种不难解释的文化人类学现象。“风水”本身起源于古人素朴的生活经验,起源于人们趋利避害的一种自然选择与适应,比如选择背风向阳而居,注重居所安全与周边环境的便利、景观的协调,等等,这自然有一定的学问、讲究,但并不神秘。其实不用学习风水,连穴居的动物都知道选择背风向阳而居。

这种风水意识也不是中国人所独有的,如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俞孔坚教授指出,任何一个古老民族都有这种“占地术”只是由于生活环境不同、生活方式不同、语言不同,而有不同的表达形式而已,“无论是埃及法老王的陵墓选址、还是玛雅文化中金字塔的方位、还是美洲印第安人的蛰居洞穴的选择,人类都有类似的环境解释和操作模式,都旨在茫茫的大地上给自己定位,以便建立起和谐的‘天地-人-神’的关系。”

中国人风水意识特别发达,并在几千年的时间里发展出一门独特的风水学,主要是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悠久的农业文明,与土地、自然环境的关系最紧密,“风”、“水”这些自然因素对中国人生活的影响更强大。基于传统的哲学与巫术世界观,中国古人把对人与环境关系的认知系统化,并演绎出一种祈福驱灾的实践技术、方术,就是所谓的风水学。

中国“风水”起源于趋利避害的素朴生活经验,没有进化成科学,却演变成一种方术,主要在于它不讲实验证据与逻辑推理——这是科学的方法,而是以关联思维即联想与类比来建构其体系。以联想与类比来提出证据、建构体系,正是巫术的基本特征。弗雷泽曾提出巫术的两项定律:“相似律”即相似可产生出相似;“接触或蔓延律”即曾经接触过的事物,隔离之后仍能互相影响。

像门口摆放石狮子以抵挡“煞气”,胡建学修建“岱湖桥”取其谐音“带胡”,就是典型的联想与类比思维贝聿铭设计的香港中银大厦建成后,风水师说大厦造型有许多尖角,犹如锋利刀口,会给周围居民带来厄运,于是附近建筑纷纷装上反光镜,把厄运折射回去,这也是基于联想与类比的思维方式。

世界上固然有科学还不能解释的事,但风水学本身,却是现代文化人类学早就能解释的,毫不神秘。其实,风水大师力量再强大,他靠的也不是科学的力量,而是靠人们对神秘性的畏惧,对奇迹的非理性期待。风水仅仅是一种文化现象,它作用的是人的心理,而非客观世界。风水能改变世界,靠的是通过暗示等手段改变人的心理

要追究风水的科学意义,我们只能说,风水体现了传统中国人对世界的一种认知方式,了解风水学,可以更好地理解历史,理解传统,仅此而已。即使从与风水学最接近的地理学的角度来看,风水学也无多少科学价值。如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甬坚先生所说:“风水学说讲究对住宅的选址,实施中会联系到水、土壤、地形等因素,有一些自己的表述和认识,但大都微不足道。┄┄虽然风水要对山川作一些描述,涉及一些像是地理学的内容,却多不可取。比之同时代、甚至前代的地理学认识和成就,它都差之甚远。”

 

“花公家的钱,请自家的神”

 

对当代一些学者教授出于各种目的,肆意拔高风水、混淆视听的做法,我们应该保持警惕。至于民众对风水的信仰,如前面所说,它其实是植根于人性中的对奇迹、超能力、改变命运的一种非理性期待,动用强力去清除它,既不可能,也无必要,非要去做,可能适得其反。信与不信,应该是个人的自由,只要不因此而侵害他人,违反法律。

真正需要干预的是一些官员“花公家的钱,请自家的神”的行为。2007年,香港审计署发布公告称,公立机构应用科学研究院三年间花费18万公帑,三次聘请风水顾问,为应科院搬迁提供风水指导,枉花纳税人金钱。总裁杨日昌被迫辞职,以平息众怒。这与新华社等媒体揭露的浩大的政府风水工程相比,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。

而据《南方人物周刊》报道,有官员竟拿着下属的八字找风水师批算,以此作为提拔的依据;还有官员请求风水师施法术以打压竞争对手。这种种骇人听闻的故事告诉我们滋养“王林”们的土壤是多么深厚,确实如《人们日报》所说,官场风水学的问题,是“需要重点解决的”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1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